旧中国各朝代巨额海外存款养富了欧美,如今正在赖账不给,我们国人还蒙在鼓里,请看:

 

 

民族资产大揭密(纪实)

主编:邵连华  边蜀原

       

陈湘、总管、原师长,四星上将  黄绍竑、原桂系军长、上将   琴子峰:原民国军参谋长

 

 

     

李德衡、原民国军长 江小龙、原民国师长  潘美英、原民国少将  李春堂(副总统李宗仁)

 

 

 

 

辽宁省中美资产历史遗留问题研究会编

作者简历:

名誉主编:卢育波;原全国政协委员,原全国侨联副主席,   原辽宁省侨联主席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邵连华(右侧)和边蜀原考察时合影

主编:邵连华、61岁,中共党员,原辽宁国际华侨经贸总公司总经理,美国雪浪公司总经理,辽宁省中美资产历史遗留问题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,《花旗银行在华掠夺纪实》和其续集的执行主编

主编:边蜀原,《中国法制新闻》主编,辽宁省中美资产历史遗留问题研究会副会

副主编:张汉峰: 58岁,原《中外产品报》编辑兼记者,作家、剧作家,中国国际文艺家协会高级创作员,长春电影制片特邀编剧

副主编:毛利京;原亿阳信通股份有限公司行政部主任,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下属北京希望实业公司总经理

 

 

  

前言

一、    解密民国时期的梅花档案

二、    蒋介石1948年在重庆官邸对潜伏人的训话

三、    李春堂就是民国副总统、代总统李宗仁的传奇人生

四、    李春堂关于民族资产写给国家领导人的申报书

五、黄绍将军后半生的隐居生活

六、民族资产总监长陈湘

七、李烈钧是民族资产的主管

八、梅协有两位陈玉桢,都是民族资产的主管

九、李德衡的传奇人生

十、民国四十七军参谋长琴子峰

十一、民国江小龙师长和他看的地库

十二、潘美英被迫出家当尼姑

十三;八国联军美军抢夺我国二百多亿美金的巨额财富

十四、数不清的海外巨额存款

十五;八大地库藏有巨额民族资产

十六、阿根廷欠中国债务的文件

十七、蒋介石向云贵川空投68.3亿美元反攻大陆军饷

十八、我与“花旗帝国”十四年的斗争
十九、中美政府之间的有效合约

二十、旧中国乱世财富成就“花旗帝国”神话

二十一、以上事件留给我们后人的思考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们出版发行这本书,是在揭开一个历史的秘密,旧中国各朝代在政权更迭的时候,巨大的黄金、白银、珠宝都去了欧洲各国

唐、宋、元、明各朝代,被农民起义军打败之前,都往欧洲国家转移财产,往地下埋黄金珠宝,指定王子、公主保管,以便日后复辟之用。转移到国外的资产数百年,早已增值为巨额资产。

特别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,李春堂和美国罗斯福拜把兄弟后,由于对美国的信任,也是为了结算在欧洲的存款利息,于1933年起,数年内从欧洲各国转移到美国的资金高达五万多亿美元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以确认的凭证计算,在海外存款高达8万多亿美金,还不算利息,英美两国是欠款大户。

美国政府欠我国2.5万亿美元,包括购买美国的9,999亿美元的农业债券,其它是欠款。还有联邦储备局欠我国72万两黄金。

美国花旗银行欠我国3万多亿元美元,最大的三笔是李烈钧于1934年从欧洲转移到花旗的1,3579亿美金,陈玉祯6,600亿美金,李春堂1933年花旗存的3,690亿美元,其它都是5亿、68亿、72亿等美金。

英国汇丰和渣打银行欠我国1.5万亿美元。阿根廷还欠我国9,999亿阿币,折合美元近5000亿。瑞士银行还欠我9,630亿美金。

转存时间又长达65年—80年,按当年约定的利息,大约每十年翻一翻,其数额已经是天文数字了。

这些财产在清朝乾隆年间,被著名将领陈家洛统一过,成立了“红花会”进行管理。清朝末期李鸿章当过“红花会”会长。孙中山当大总统后,也曾给过孙中山做建国用。李春堂和李烈钧为此认孙中山干爸爸,由于孙的病逝,把资产的管理权又交回李春堂和李烈钧。  

李春堂等人在民国时期成立了“梅花协会”进行管理,解放后他们就转入地下。现在管理这些财产的是李鸿章的孙子李春堂、李烈钧,孙女李桂花,陈家洛孙女陈玉祯,和民国将领陈湘、黄绍竑,还有李德衡、琴子峰等十七要员组成,他们下边还有无数位看库人。      

李春堂2009年病故)任总管。陈湘当任总管并兼任总监长,健在。主管是李烈钧1991年已故)。主管陈玉祯陈家洛孙女原名陈自娟,李春堂的夫人1990年被害)。黄绍任总联络官,健在。5位是梅协的主要领导人。这些钱他们没有交给老蒋打内战,保存至今实属不易。

  令人遗憾的是,这个历史被掩埋,我们国人自己还蒙在鼓里。更有一些不自重的国人当“当外国势力的帮凶”,利用媒体“打假”,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一定的影响,好在我们的工作已经突出重围。今天用文字记录下来,让读者知道真实的旧中国财富去向。

更可怕的是,心怀叵测的人在搞诈骗,在霸权大国特工的鼓动下,他们手持一些骗取的凭证,冒充李烈钧、陈玉祯等老人,还有冒充海外梅协、少主、内家人、皇家人等,还在危害着这个社会。实际上这些老人到现在为止,还没有把权力交给任何人和其后代,更不承认还有皇家人的领导权。

2008年,李春堂到北京找中央领导申报此财产,在给相关各部委递材料后,得到的回答是,能带黄金上来,才能证明他们身份。否则不好核实材料。李春堂按要求回去调黄金,不幸于2009821病故在重庆,享年119岁,老人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。

李春堂的拜把兄弟黄绍(隐藏名邓翼鹏),得知李春堂病故和国家有关领导的意见后,要求儿子邓长春到埋藏点挖黄金,把他和黄金一同送北京,再次向国家报告。

邓长春为了保密,请求我们研究会从外地调人秘密进行。研究会买了专业仪器,测试有黄金信号。我们在湖南边挖边与国家有关领导保持联系时,于2010723日当地乡政府和派出所前来干涉,把我们带到派出所,要罚款各五万元,限十天给钱,不给就抓人。还好,我们没有暴露实情。

地点已将暴露,我已给有关国家部门写信反映情况,请求国家赶紧采取措施,防备20吨黄金被抢,得到的信息都是“权力有限,不便行动”,又不敢将此事向上汇报。

黄金是证明老人身份的,老人是证明巨额海外存款的。案情一旦成立,我们国家领导人在国际上有更多的话语权,甚至由此而改变世界的格局。

我们研究会为减少影响,秘密注册在辽宁,工作在北京,依靠北京专家的集体力量,历经六年的调查研究,弄清民族资产确实存在。虽然事出蹊跷,个别与历史记录有差异,但都是事出有因。经查明,民族资产主要来源四部分;

一、多数是唐、宋、元、明各朝代的资产。每个朝代被农民起义军打败之前,都往国外转移一大笔资产,往地下埋黄金珠宝,指定王子、公主保管,以便日后复辟之用。转移到国外的资产数百年,早已增值为巨额资产。这也符合旧中国统治者的思维逻辑。

二、大清国全国有27个国库,有3个大库被八国联军的美军抢走,清朝六品管库官陈玉鑫是武林高手,号令全国50多镖局,组织七千多人,生俘了美军司令“麦可加拉”等七人,奔赴云南边陲,与美国国会进行了周旋和斗争八年,争取到216亿美金的赔款和存款后,才放回人质。

三、原爱国上将李德衡和李桂花,请求留守广西百色的红军支援,原董振坤军长派兵178人,在公海用武力抢回被帝国主义掠夺去的一军舰的金、银、财宝,分八船转运到广西埋藏。后因留守红军被战败,人员流落民间,与中央失去了联系。财宝保管至今,等待交给国家。

四、再有民国没有来得及转运台湾的财产,特别是李宗仁(李春堂)代总统和陈立夫截留的财产,埋藏山洞至今。

但是,随着历史时间的漫长,管理者们也有分岐,有的顽固分子不愿和共产党合作,不愿上交国家,和社会上的骗子相呼应,直接影响着社会对民族资产的认识。

现在陈湘(上将,110岁)、黄绍竑(上将,102岁,黄兴之子)和李德衡(上将,110岁)是主流是梅花协会档案记录中,健在的最高领导成员,他们愿意上交,希望他们在世的时候,能找到中央领导。这些老人都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,是这个事情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们的生命。他们希望能亲手交给国家,完成心愿。如果他们去世了,就会造成巨大的损失。特别黄绍老人当年李宗仁埋东西时,都是他派兵干的,他是这个秘密的关键人物。

具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,美国财政部至今还养着经济特工,美国的特工早已打入我国国内。想方设法破坏掉存款凭证,以达到赖账的目的。山东省居民刘来本,因为其父在天津当民国师长时,购买美国500万美元债券,凭证被美国特工(公开身份是驻华外交官何马)骗去,20055月,刘来本因要不回凭证,气死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,政法大学教授张孝文奔波呼吁无果,影响很坏。

又因为1979年中国与美国签定的解决资产合同中第五条规定,索要欠债是国家对国家行为,关闭了民间解决资产的渠道。美英正在侵犯我们的人权!国民的财产每天都在损失!这叫我们每天都痛心疾首,寝食不安!

辽宁省中美资产历史遗留问题研究会

论文代写 论文发表 百家乐